<dl id='i2b7d'></dl>

<acronym id='i2b7d'><em id='i2b7d'></em><td id='i2b7d'><div id='i2b7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2b7d'><big id='i2b7d'><big id='i2b7d'></big><legend id='i2b7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span id='i2b7d'></span>

      1. <i id='i2b7d'><div id='i2b7d'><ins id='i2b7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ns id='i2b7d'></in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i2b7d'><strong id='i2b7d'></strong><small id='i2b7d'></small><button id='i2b7d'></button><li id='i2b7d'><noscript id='i2b7d'><big id='i2b7d'></big><dt id='i2b7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2b7d'><table id='i2b7d'><blockquote id='i2b7d'><tbody id='i2b7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2b7d'></u><kbd id='i2b7d'><kbd id='i2b7d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i2b7d'><strong id='i2b7d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i2b7d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2. <i id='i2b7d'></i>

            影視劇屢陷抄襲門 &quot;基因含毒&quot;IP的維權戰怎麼打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亚洲自拍色综合图区_非常色的小说_欲望岛av

  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  《錦繡未央》小說

            中國青年報5月28日報道對於小說創作者來說,自己的成果被抄襲瞭固然心痛,而更憤怒的無疑是“偷的N次方”。抄襲者竊取來的文本,搖身一變成瞭歸對方所有的新IP,進一步兌換成影視改編等其他領域的金錢收益。

            日前,經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判定,作者周靜(筆名簡秦)的小說《錦繡未央》存在116處語句和2處情節與沈文文所著小說《身歷六帝寵不衰》構成相同或實質性相似,涉及近3萬字,構成對沈文文享有的復制權、發行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害,判令周靜立即停止對小說《錦繡未央》的復制、發行及網絡傳播,賠償經濟損失12萬元及合理支出1.65萬元,共計13.65萬元;當當公司立即停止銷售。

            除瞭《錦繡未央》,《三生三世十裡桃花》《花千骨》《如懿傳》等熱播影視劇,都一度在網上深陷“抄襲門”風波。原著作者“親自下場”吶喊,粉絲轉發形成輿論譴責攻勢。時常發生的情形是,這一頭小說作者正在辛辛苦苦奔走維權,那一頭有抄襲嫌疑的影視作品照播,狂屠視頻網站上百億播放量。

            浙江京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孔夏雨長期關註知識產權官司,他向本報記者拋出一個口語化表達:在IP改編時代,抄襲來的小說,就好像是“基因含毒”。不正當的“有害基因”IP,一旦開啟一場漫長而頑固的生命之旅,生長易,遏制難。

            現在法院判定《錦繡未央》抄襲事實,令原告方和關註者欣慰,勝利來之不易——《錦繡未央》系列案件背後,是12位作傢、62位編劇、16位律師,以及數十名志願者的努力奔波。該案2017年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立案,持續兩年多的時間。此次宣判的案件為《錦繡未央》侵權案首案,另還有11案等待法院後續宣判。

            想告贏小說抄襲官司,時間之久,成本之高,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“有害基因”IP的源頭,是猖獗的網文抄襲現象。

            孔夏雨表示,現在網文小說抄襲,一種是傻瓜式的,直接復制粘貼過去的,對比抄襲成分很容易;一種是高級抄襲,抄襲者具備一定文學功底,抄情節,抄人設,將原作精華“改頭換面”。律師在承辦後一種案件的過程中,工作量遠遠大於傳統案件。

            此前的已在影視獲利的《三生三世十裡桃花》,其小說就因直接套用《桃花債》的故事情節、場景、“神仙體系”、人物起名等,而受圈內人士聲討。

            記者看到,法院判定《錦繡未央》在?“二月出生”“寄養鄉下”這兩個情節上,采用瞭《身歷六帝寵不衰》中具有獨創性的背景設置、出場安排、矛盾沖突和具體的情節設計,二者已構成實質性相似的情節,屬於對沈文文《身歷六帝寵不衰》著作權的侵害。

            高級“洗稿”者,一方面手法瞞天過海,另一方面取材源往往不止一部作品。公開資料顯示,《錦繡未央》案件,原告呈交法庭的證據涉及219部網文,書面材料摞起來高達1.5米。

            平臺,是控制抄襲小說的第一道關卡,原本刊載《錦繡未央》的瀟湘書院現已搜索不到該小說。該網文平臺日前答復記者:“作者秦簡於2012年6月到2013年7月在原瀟湘書院連載《錦繡未央》(原著名《庶女有毒》)小說,因小說存在版權爭議情形,2016年11月瀟湘書院對秦簡的相關作品全部下架。”

            瀟湘書院對本報記者回應稱,現在平臺與所有作傢簽約時,“均會要求作者承諾和保證其創作的作品未抄襲或剽竊第三方的作品,不侵害任何第三方的合法權利。其次,從作品入庫審核開始,嚴格準入,采取人工審核與用戶舉報等方式多管齊下,一經查實,一律嚴肅處理,若情節嚴重,不僅屏蔽作品,還會終止與該作者合作。”

            孔夏雨說,之前他承辦過一個案件,國內某知名作傢起訴另一作傢在一部小說中抄襲自己三部小說,後來未提供足夠的“抄襲對比表”撤訴。“法院在舉證責任期內會要求你提供這種比對表,就是人物、情節、橋段,等等,你想想看這要花費多大的人力、物力?更何況他在裡面還有改頭換面”。

            孔夏雨指出,有的案件未必會得到著作權法保護,法院會判定構成不正當競爭,“就違背誠信原則、違背公認的商業道德這一條去約束”,例如金庸起訴江南《此間的少年》案件。金庸筆下人令狐沖、黃蓉、郭靖,成為江南小說設定的“汴京大學”中的大學生。法院一審判決稱,《此間的少年》不構成侵權,但屬於不正當競爭。

            《錦繡未央》系列案件的官司首戰告捷,但輿論掀起新的爭論:第一,因影視改編獲利的作者,隻需賠償13萬元人民幣,抄襲的違法成本太低瞭;第二,原網文小說抄襲成立,那麼由“有害基因”小說改編的影視作品難道可以逃避責任?

            關於賠償金額,法律人士指出,13萬元人民幣已算同類維權案件中較高的賠償金額。《錦繡未央》案件判定的侵權字數為2萬~3萬字,按照5000萬~6000元/千字的標準進行賠償。

            孔夏雨表示,很多抄襲案判決結果,原告作者一般每部小說得到一兩萬元人民幣的賠償。“法院也會考慮到,單一部判得太高瞭,作者有可能會借用訴訟,把法院當作提款機,借用訴訟牟利,造成另一種不公平。它有一個平衡”。

            抄襲小說的IP轉化是否會逃脫法律責任?

            “小說是A,拍攝電視劇的劇本B,是A改編來的,然後拍攝成電視劇C,‘基因’就是有缺陷的,構成侵權。”孔夏雨明確指出,影視公司如果利用瞭該抄襲小說改編的劇本去拍攝作品,“基因含毒”的影視方對原小說構成侵權,不能免責。

            在他看來,小說已成功維權的原告作者,可發函給影視公司,要求停止侵權和給予賠償,“甚至官司都不用打”。“即使談不成的,下一步去告,高概率能贏。”